零废弃商店流行,日常消费变得更环保还是更麻烦?

来源:好奇心日报 2019-05-13 09:51

零废弃的生活实践,在人们脑海中常常和一个透明的梅森罐挂钩。一些实践者会在演讲或是视频中拿出这样大概手掌高的玻璃瓶,表示这就是他们过去一年甚至两年生产的所有垃圾。

这样极具辨识度又可效仿的行为,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场名为“零废弃”的运动中。而与此同时,一场更为安静的革命正在发生:过去两年中,近 200 家主打零废弃的商店在英国涌现,它们试图在最大限度上取缔对生态不甚友好的消费方式,让这一小部分人的实验成为一种更被普遍接受的购物选择。

放眼望去,这些商店的环境回归了某种农贸市场的氛围。顾客各自拿着布袋购物,干果、米面和香料都被放在玻璃罐子或是麻袋中散装销售;蔬菜水果码列在台子上,没有任何塑料包装或是保鲜膜包裹;连洗涤剂沐浴露都是装在大容器中的,顾客可以自行填充到可循环的挤压瓶里……

还有一些有趣的细节,比如顾客可以用这里的机器把花生磨成花生酱,一些商店会售卖冰淇淋,但都是用蛋筒装的。除了最基本的对于塑料包装的摒弃,这些店大部分都是素食,因为他们相信对于肉类的消耗本身就对环境不利;供应商主要来自于当地菜农和牧场,一些店主还掌握着自制糕点的手艺。

《卫报》记者 Stephen Moss走访了这些商店中的佼佼者,试图了解他们的商业运作模式。他惊讶于店主们对于零废弃原则的坚守程度。当他向位于伦敦西南部的小型素食店 Wandsworth 店主递出名片时,“她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把它又递还给了我”。 Moss 给了这些商店一些很正面的评价,比如富有生趣,为当地社区赋权,而且店里“闻起来很香”。

这些并不是什么公益项目,大部分的店主都认为自己既是社会变革的代理人,也是商人。

这其中的确蕴含着新的商机,环保越来越成为人们购物选择的标准之一,而零废弃也被视作让人们重新回归线下购物的一个机遇,毕竟这其中涉及了大量的“互动”项目:使用自带的循环包装,自行称重购买食物,甚至用店内的材料 DIY 新鲜食材……

供应商们也迎来了春天。 SESI 是一家总部位于牛津的社会企业,从十多年前就开始为学校和农贸市场提供天然环保食品, 2013 年开始开发可生物降解的洗涤剂。他们现在为 70 家零废弃商店供货,还有 40 家在等候名单上,几乎全都是在去年出现的。

卫报走访的大多是近些年兴起的小型店铺,但一些大型连锁商店显然注意到了这股新的趋势,并试图加入进来。“带上你自己的容器”是一个普遍出现的倡议;商超巨头 Morrisons今年 4 月开始尝试用纸袋替换塑料袋;马莎百货则在实验推出无包装水果和蔬菜,测试在不影响到食品质量的情况下,能在多大的程度上减少塑料使用。

“新一代零废弃店的困境在于,他们希翼大型超市能看到这样做的好处,但同时不希翼后者做得太好,以至于把小商店都挤出了市场。”

另一个困境是,一些人认为零废弃商店,就像“有机食品”一样,本身针对的就是更关注健康与社会、更有消费能力的中产阶级。事实并不总是如此,零废弃并不等同于更高的价格,在 Moss 的采访中,许多店主也表示希翼能覆盖到更广泛的人群。

真正的门槛可能还是在于人们是否愿意长久地去接受这样的模式。即便是在鼓励使用循环包装的环境中,顾客也会常常忘记携带容器,或仅仅是觉得麻烦。

当下各种各样的产业中都可以看到“环保”“生态”这样的字样,跟风之外,它们也成为新的创意来源,让零废弃的宗旨在超市之外的产业得到贯彻。

电商平台使用的快递服务往往依赖着大量的包装材料,一项将在 5 月推出的新服务 Loop 试图打破这一点。 Loop 和包括宝洁、联合利华、雀巢和百事等企业合作,提供约 300 多种产品的购买和递送服务,全部采用可重复使用的包装。使用后空容器会被收走,清洁并再次使用——就像从前的社区送奶工。

一个叫做“重启项目”的社会组织,则致力于让人们互相教授修理电子设备的技巧,延长设备的寿命,减少世界上的电子垃圾。“制造商不希翼消费者修理东西,他们希翼大家重新购买,因此零部件总是难以获得,他们也不提供产品如何工作的正确原理,鼓励大家将电器视为黑盒子,一旦出错就必须扔掉买新的。”

不论是零废弃的实践者还是推行者,都希翼这个概念不要被认作某种乌托邦式或是嬉皮士的“新花样”。

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零废弃并没有听起来那样激进,人们在大部分时候需要做的只是对现有的生活习惯作出一点调整。许多削减废物的解决方案都只是回归塑料和一次性产品时代之前的常见做法,比如使用餐巾和手帕,利用醋加水进行清洁除垢,携带织布的杂货袋等。

它们发生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每一个小步骤都很重要。”西雅图一家低废弃生活用品商店的 Jolene Dobson 说,“你真不必在梅森罐里收集垃圾。”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