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天津子牙经济技术开发区:循环经济的“子牙样本”

来源:北方网 2019-05-30 12:00

初夏时节,走进静海区,采访子牙经济技术开发区。车缓行在林中,窗外满目翠绿、树影婆娑,如置身林圃。这是开发区吗?

“这里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国家产业集群区域品牌试点、国家循环经济标准化试点……”看出大家眼中的疑惑,管委会主任王玉军亮出了一堆“国字号”名头。

“以循环经济为主导,在全国的开发区中,大家是‘独一份’。”王玉军特意念叨。

看来,这个开发区不一样。是的,这个开发区不简单。 


资源再生:从“环境杀手”到“城市矿产”

30年前,这里鲜有人听说过“循环经济”。

如今的子牙河畔,南北通道、河运码头,一方热土孕育一腔热血。子牙人怀揣梦想,走南闯北,从“收破烂”的破铜烂铁中发现了零星商机,悄悄搞起了家庭作坊式废电器、电线的拆解。他们不会想到,这将是今天发展循环经济的起点。

在格林美(天津)城市矿产循环产业发展企业,博物馆内的10多米高的巨大展墙格外醒目。由回收电视机垒成的展墙上,有一行大字,一问一答,令人触目惊心:“地球还能承载多少废弃物?──人类废弃的电子垃圾足以堆成一座喜马拉雅山,8848米。”

“电子垃圾,弃之不顾,是典型的环境杀手;绿色处理、循环利用,就是富含各种资源的‘城市矿产’。”企业总经理张锐一开口,“金句”频出。

“城市矿产”是对废弃资源规模化再生利用的形象比喻。这些电视机,跨越了从黑白到彩色,从模拟到数字,从电子管、晶体管到等离子液晶等各个时代,有上世纪五十年代生产的第一批电子管黑白电视机,也有“北京”“鸽牌”“牡丹”“红梅”等辉煌一时的100多个电视机品牌。一面面老旧的荧光屏,如同一张张饱经沧桑的面孔,深藏着不同的故事。从历史舞台渐次退出,它们在此森然壁立,既有对生态环境的忧思,也有对人类智慧的考问。

“把废弃物‘吃干榨尽’,还要净化提纯,变废为宝。”张锐先容,天津企业是格林美集团首次在华北地区进行的产业布局,总投资12亿元,发展报废汽车拆解加工及废五金拆解等产业。

从拆解利用角度看,报废汽车是再生资源的“富矿”。据先容,报废汽车主要包含黑色金属、有色金属、贵金属、电子设备、玻璃、车用塑料等。其中,钢铁等黑色金属占七成。

在拆解车间,大家目睹了生产流水线:一辆破旧不堪的小轿车,通过一道拱门,洗澡、吹干、称重,打上电子标签。车中残留的汽油、柴油、润滑油等分别被抽出,分类存储到油库,避免二次污染。随后,拆轮胎、门窗、坐垫、发动机,引爆安全气囊……一系列工序下来,剩下车壳、座椅、轮胎、门窗等部件;车壳被送往破碎机,破碎后的残渣送进分选流水线,铜、铝、不锈钢、塑料等自动分类回收。

张锐说:“除拆解之外,其他的程序都是全自动的。一辆汽车从整车到碎片,粗拆用3到5分钟,精拆有12道程序,10到15分钟即可完成。通过应用先进的拆解技术,对报废汽车等进行专业化循环再利用,可节能六成、节材七成。”

从往昔的家庭式作坊,到今天的现代化流水线,悠悠子牙河水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走进一个个拆解加工厂区,这里没有扬尘,听不到噪音,也找不到一个烟囱。而就在这一排排整洁的标准化厂房里,每年能够“消化”150万吨废旧机电、废弃电器、报废汽车、废塑料等再生资源产品,并把它们转化为再生铜、铝、铁、塑料等,为下游企业提供了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的资源保障。

这笔经济账的背后,还有一笔环境账:年处理150万吨再生资源,据估算与利用原生资源相比,每年节能524万吨标准煤,少排放二氧化碳166万吨、二氧化硫10万吨,节约石油180万吨,实现了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共赢。 


三圈循环:“有限资源”走向“无限循环”

只有僵化的思维,没有老化的产品。

齿轮飞旋,仪表闪烁。天津长荣震德机械有限企业,看起来与同类机械制造企业别无二致。“这里的原材料,是旧的印刷设备,大多来自大家的母企业。这种生产模式称为‘再制造’。”企业总经理邹远飞先容。

“长荣震德”的母企业──天津长荣印刷设备股份有限企业是国内领先的印刷设备制造企业,产品遍布全国并出口德国、瑞士、法国、日本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再制造的过程,不是简单地翻旧换新,而是凭借先进的再制造技术,把回收过来的印刷设备‘变废为宝’。”在企业再制造车间,邹远飞指着一台光亮如新的印刷设备说:“企业出售的印刷设备,客户使用报废后,可以作价回收到厂里进行再翻新,还有一些没有报废的机器可以回厂升级改造。这台印刷机就是按照客户需求,翻新后又做了升级,可以实现印刷、烫金、喷码一次成型。”

企业效益怎样?“由于节省了原料和成本,这台机器出售价格只有全新设备的七成,利润率达到百分之二十。目前,企业年再造设备达50台套,销售收入8000多万元。”邹远飞说,大家不愁市场,不担心成本,做到了良性循环。

老旧设备,焕发出新的生命活力。再制造,拓宽了资源再利用的生产组织模式,也拓展了循环经济的潜在空间。

从废电器、电线小作坊拆解发迹,到再生资源产业初具规模,再到“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的经济模式崛起。经历了刀割、锤砸、火烧的野蛮生长,承受了烟熏火燎、尘土飞扬的环境之痛──今天,子牙开发区正在构筑“资源—产品—再生资源”的共生型产业体系,从点、线、面上持续优化循环经济发展模式。

管委会主任王玉军概括为“三圈循环”:

──企业小循环,构建企业内部物质源头减量、过程循环、末端再生为核心的模式。比如,母企业售出的印刷设备,被印刷企业磨损破旧后,经过“长荣震德”的回炉加工,被赋予了新的生命。

──园区中循环,构筑企业间资源梯级利用、产业间物质交换为核心的园区。上游企业产品作为下游企业原料,建立了产品共生链。比如,“格林美”拆解出的废电线和废塑料,可直接销售到开发区内的企业,实现了专业化循环再利用。

──社会大循环,形成整个社会废物回收、再生利用为核心的模式。在更加宽广的领域中布局产业,在更加开放的系统中配置资源,在更长的生命周期中焕发活力,让“有限资源”实现“无限循环”。

绿色能源:“铛铛车”有颗“现代心”

暗红色的地板、棕红色的座椅、黄色的布艺窗帘、邮电绿的“外衣”……伴随着清脆的响铃声,在天津银隆新能源有限企业,大家体验了一回“铛铛车”的怀旧之旅。

铛铛车”外形复古,却有一颗“现代心”。“零排放、零污染、纯电动,是新能源创新的先锋。”企业副总经理任晓勇自豪地说。

天津银隆新能源有限企业是珠海银隆集团全资子企业,分三期建设完成,一期于2017年12月份试投产,主要以钛酸锂动力电池、氢燃料电池、电机电控为集成系统的电动商用车和乘用车、智能电网、储能系统、充电设备等新能源生产基地。

“目前,天津银隆已在静海区运营新能源公交车67台,全部采用银隆钛电池,电池具备高安全、高效率、耐宽温、快充放、长寿命的特性,节约了充电成本和设施投入。”任晓勇说。

全程无尘化处理,新能源电池对生产环境格外敏感。车间外,是封闭的观测长廊,500米长的笔直通道,同样一尘不染。大家脚上套着消毒鞋套,小心翼翼走在长廊上。沿途的橱窗内,摆放着新开发的样品。

如果不是有人讲解,很难想象,就是这些巴掌大的电池,为体型庞大的公交汽车提供可靠的绿色动能。更难以想象,这块土地的勃兴,肇始于废旧电器拆解的“土里淘金”,而经过流年的淘洗,这里的企业已经容纳不了星点尘埃。

循环经济本质上是生态经济。管委会副主任刘德忠说:“按照环境优美、绿色低碳的理念,园区内20平方公里林下农业循环经济示范园区,与交通绿化等形成了综合交错的绿色长廊,全区绿化覆盖率达百分之五十。”厂在林下,林在厂中。碧树掩映下,园区内建有大型公用工程岛,建成综合节能环保系统,集污水处理、雨水收集于一体,实现“自循环、零排放”。

当“铛铛车”装上“现代心”,当绿色、低碳、环保的理念大行其道,当主打产业从单一的再生资源拆解,向再生资源精深加工、再制造、新能源等产业转换,子牙开发区稳健迈向高质量发展期。

质变正在发生。质变已经发生。

经过合理化布局、科学化管理、规范化操作,园区实施绿色产业转型、创新生态建设,目前已集聚企业365家,其中安盛津安TCL奥博等超10亿元龙头项目相继落户,科技型中小企业190家,逐步实现产业集群化、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

子牙河畔,循环经济的升级版呼之欲出。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