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垃圾变废为宝,山东各地有何妙招?

来源:大众日报 2019-06-26 11:36

2018年,山东印发《山东省打好农业农村污染治理攻坚战作战方案(2018—2020年)》,提出加大农村垃圾治理力度,到2020年,全省农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90%以上,基本实现农村生活垃圾处置体系全覆盖。2018年12月16日,省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开展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试点的引导意见》。2019年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在荣成市、淄博博山区、邹城市、郓城县开展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试点。

当前,山东各地正在不断探索,形成了多样发展的垃圾分类山东实践。

因地制宜建立分类标准

大众日报·新锐大众记者梳理发现,有些地方一开始对农村垃圾实行“村收、镇运、县处理”的办法。农村垃圾点散、量大、收集成本高;且农村垃圾进城,既增加了运输成本,也使城市的垃圾处理能力达到极限。因此,各地因地制宜,探索开辟农村垃圾分类新路径。

淄博市周村区明确了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标准,根据农村源头垃圾成分特点,由农户初分为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再分为可燃垃圾和不可燃垃圾,农村生活垃圾分为可回收垃圾、可燃垃圾和不可燃垃圾三大类。

菏泽单县把农村生活垃圾分为“可沤垃圾”和“不可沤垃圾”。每家一个白色小桶,用来装“可沤垃圾”,主要是剩饭剩菜、杂草树叶等易腐烂垃圾;三四家一个绿色大桶,用来装“不可沤垃圾”,主要是塑料、玻璃、废弃金属等不易腐烂垃圾。

潍坊昌邑市在村庄设置不同颜色(蓝色、绿色、橘黄)的分类垃圾桶,将垃圾分为可腐烂类、渣土煤灰类、其他类,采用农户源头一次分类+保洁员二次细分的分类收集方法及短距离运输、就地处置的方式,实现生活垃圾的减量化及可循环利用。

日照东港区涛雒镇试行垃圾分类“4+1”模式,4即为生活垃圾,包括可回收物(能卖钱的)、可堆肥垃圾(能腐烂的)、有害有毒垃圾和其他垃圾;1为砖瓦石块等建筑垃圾。

多种措施激励农民垃圾分类

农民是乡村生产生活的主体,也是农村垃圾分类必须依靠的主体力量。生活垃圾分类在农村属于新生事物,如何充分调动农民积极性、主动性?山东各地多采用政府引导、党员带动、积分奖励等措施。

荣成市组织村干部和志愿者挨家挨户上门宣传垃圾分类常识,通过村村大喇叭讲解垃圾分类的常识,用老百姓能听懂的话进行宣传,让村民了解、支撑。有的街道将垃圾分类与信用管理结合起来,每月每村评出10%的住户授予“垃圾分类先进户”,奖励信用分,直接和村民福利待遇挂钩。

以垃圾分类为契机,菏泽单县成立了“新时代文明实践银行”,印制了“文明实践钞票”。村里根据每户获得的“文明实践钞票”的多少,进行物质和精神奖励,每季度评选“红旗文明实践户”,并在年底评选“文明富豪”。

建立农村垃圾分类、投放、收运、处理新机制

据调查统计,农村生活垃圾人均产生率相对较低,而且易腐垃圾占55%以上,这些垃圾经腐烂发酵之后产生的有机肥,可以直接还田实现资源化利用。实现农村垃圾变废为宝,绝非将垃圾分类扔到垃圾桶这么简单,它需要建立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

菏泽巨野县大义镇统一布局了10个村级密闭式垃圾降解池,同时,广泛发动农民,在家里原先的圈舍、粪坑等闲置地方建设“绿色小粪坑”——一处大小一米见方、上口砖砌、盖子封顶的“可沤垃圾降解池”,形成了“村户互补”的垃圾处理转化体系。通过一段时间的沤积,可以把肥料挖出来运到地里作为基肥使用,也可以转卖给有机肥生产厂家。

济宁邹城累计投资2500多万元,在13个镇建成30处垃圾资源化处理站,实现了垃圾就地资源化利用。据先容,邹城市用的微生物发酵设备,经过高温耗氧,添加菌床,72个小时就能够形成有机肥,相比传统露天发酵的时间缩短了五分之四,有机肥的效果要高于市场有机肥3倍。邹城市每年可将农村的5000吨可腐烂的生活垃圾转化成1000吨有机肥,反哺农业生产,供群众种植果树、蔬菜和苗圃。

荣成市在3个镇150个村居、10个美丽乡村精品村进行试点,市财政部门拨款300多万元购买9辆垃圾分类运输车。有害垃圾由有资质的专业厂家负责收运处理,可回收垃圾由物资回收企业负责回收利用,不可燃垃圾分类运至市建筑垃圾处理厂或市固废产业园进行无害化、资源化处理,可燃垃圾分类运到市固废产业园进行焚烧发电处理,对废旧沙发和床垫等大件垃圾,将进行收集处置。

农村垃圾分类任务艰巨,过程持久。当前,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相对滞后、基础设施相对薄弱,有些农村地区垃圾分类工作尚处空白阶段。各地要从小处着眼,从细处发力,积极探索财政可承受、农民可接受、面上可推广、长期可持续的农村垃圾分类治理新路子。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9中国国际循环经济展览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