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间深圳垃圾增长数百倍 解决“垃圾围城”不能再等

编辑: 王湛 林清容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5-09-28 10:35

“老虎坑、红花岭和鸭湖3座垃圾填埋场库容目前告急,下坪填埋场库容也仅能维持5年左右,6座垃圾焚烧厂均满负荷运行。”

8月底,深圳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提出加快推进新建3家垃圾焚烧发电厂。究竟深圳的生活垃圾处理到了多么严峻的地步,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力度新建3家大型生活垃圾处理设施?

连日来,记者走访调查各大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厂时发现,深圳“垃圾围城”已迫在眉睫,已没有时间让深圳再等,垃圾分类、回收利用和减量之后的其他垃圾焚烧之路必须加快启动。

35年间深圳生活垃圾量增长数百倍

在银湖玉龙新村,有一个占地7万平方米的高尔夫练习场,驱车从罗湖区宝洁路一路而上,拐进球场大门后,穿过郁郁葱葱的荔枝林,一个视野开阔、绿油油草地的高尔夫练习场出现在眼前。不少人挥杆而起,沉浸在高尔夫的乐趣中。

站在这片绿地上,若没有知情人士提醒,恐怕很难想象,这片运营了8年、绿草如茵的休闲宝地曾是原特区内最早的垃圾填埋场。

“玉龙坑垃圾填埋场自深圳经济特区建立之初开始启用,主要填埋罗湖区、福田区的垃圾,当时深圳垃圾少,一天才几十吨。”回顾深圳垃圾处理的历程,深圳市政环卫综合厂厂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龚佰勋博士颇有感触。上世纪80年代就来到深圳的他先容说,当时的深圳没有垃圾处理的观念,只要把垃圾清理、清扫到城外简易堆放就可以了。玉龙坑垃圾填埋场三面环山,是深圳经济特区二线关边上的一片野岭,周边也没有房屋,远离市区。而在原特区外,空置的土地更多,垃圾也基本上是找个山沟沟堆放。

龚佰勋表示,随着深圳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口也快速聚集,城市不断扩张,城外也变成城区了,产生的生活垃圾多起来了。玉龙坑垃圾填埋场使用了14年,期间六次扩容,垃圾总容量约370万立方米,垃圾总量约300多万吨。

从上世纪90年代起,玉龙坑周边的住宅楼便越建越多,如今已被密集的住宅楼包围。回顾过去,再把目光投到现在,深圳由1979年的50吨/日,经过短短30多年的发展,眼下每天需处理的生活垃圾量膨胀到超1.5万多吨,是最初的三四百倍。

去年生活垃圾处理量551万吨突破2020年预测值

上个世纪90年代末来到深圳市城管局环卫处的姜建生正赶上深圳的飞速发展期。他直观的感受是,伴随着进入深圳经济特区无须再用边防证等等措施的实施,一系列新政策大大刺激了深圳的发展,人口猛增,垃圾量也直线上涨,到2000年左右时,深圳日均垃圾处理量已达到7000多吨。

“1984年时,深圳用超前的眼光,兴建全国第一座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深圳市市政环卫综合处理厂,该厂于1988年试运行并投产,日处理能力为450吨。”姜建生先容,当时也曾预料到垃圾的增长情况,该厂是深圳开始对垃圾进行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的起点,也开创了我国利用国外先进的焚烧技术处理垃圾的先河。

1992年时,深圳又率全国之先采用国际通用的卫生填埋技术建设了下坪固体废弃物填埋场,1997年10月玉龙坑垃圾简易堆放场停止使用时投入运营。下坪填埋场总占地面积145公顷,设计总库容4693万立方米,总服务年限30年以上。其规划、建设、管理和节能减排水平一直居于全国前列。

然而,建设深圳市政环卫综合处理厂和下坪填埋场依然追不上垃圾猛涨的势头。站在下坪填埋场的最高处,脚下的整个垃圾填埋区域场面浩大,曾让每个来到这里参观的人感到惊讶。场长李领明先容,现在每天进入下坪填埋场的垃圾从以往的1000多吨已增长到3900多吨,服务人口多达360多万。而在规划时,其设计处理能力为每天2300吨。

对此,深圳市城管局副局长杨雷十分着急。他说,2014年全市生活垃圾处理量全年共约551万吨,已经突破环卫专项规划2020年预测值533万吨,为了消纳增长的垃圾,4座填埋场都超负荷运营。

提早规划的环境园以及垃圾处理设施难落地

在深圳发展的过程中,对垃圾的处理和管理早已成为城管部门的一项重要职能和工作,1996年,深圳在全国最早编制了环卫设施总体规划,确定了深圳市垃圾处理设施的布局、规模和处理工艺。

根据规划,深圳市将在东、西、中三个区域相对集中建设四个环境园,即清水河环境园、坪山环境园、老虎坑环境园、白鸽湖环境园,园区除了进行城市垃圾综合处理等功能之外,还兼具科技研发、宣传教育、运动休闲等功能。

然而,来到坪山田心村时,看到的却是另一景色。这个1996年已做好详细布局、设计好建设规划图的坪山环境园选址上,眼前所见却是荒草丛生,周边的住宅楼紧邻该区域。这传递出一个遗憾的现实,坪山环境园由于征地拆迁等复杂原因,至今无法开工建设。

东部环保电厂建设的命运也十分坎坷:九易其址,从最初的龙岗大工业区选址到坪地低碳城,至今尚未开工建设;白鸽湖垃圾焚烧厂也命运多舛,在选址及环评等前期过程中多次引发热议,目前也遭致流产。

就在各垃圾处理设施由于多种原因反复选址,最终难产的过程中,近10年来,深圳生活垃圾则以每年6.1%左右的速度增长。据此测算,预计2020深圳市生活垃圾产生量将约达到21000吨/天,全年约达到760万吨,远远超出预期。

“每年增长6.1%,相当于每天增加900多吨生活垃圾,意味着,要处理这些新增的垃圾,每年需新增一座处理能力达到中等规模的垃圾焚烧厂。”姜建生形象地描述道。“即使现在开工建设新的垃圾焚烧设施,也还要3年的建设周期。在破解‘垃圾围城’危机上,深圳没有时间了,也没有退路了。”

下坪启示:深圳无地可用须推进垃圾焚烧

近年来,下坪填埋场多次处于风口浪尖上。曾经地处荒山野岭的下坪填埋场,随着城市和经济的发展如今周边楼盘林立。去年夏天时,其作业面相距万科第五园小区仅2公里,该场臭气扰民引发市民频频投诉,暴露出深圳生活垃圾处理必须寻找新出路的严峻考验。

为了还深圳市市民一片洁净的环境,在治理下坪场臭气上,市政府不但投入大量资金,同时加强了对下坪场填埋垃圾治理各个环节的监管,“使用的治臭措施可以说用到了极致,且按照最严格的卫生填埋标准落实管理,就从收集的填埋气体量和资源回收率来说,国内没有哪一家生活垃圾填埋场有如此高的收集量和利用率。”李领明坦陈,尽管目前下坪场臭气治理效果明显,由于填埋场的先天露天作业等缺陷,臭气只能治理,难以根除。

一边是市民的怨言,一边是“垃圾围城”,政府也有难处,下坪填埋场为什么不能关、不能搬?李领明直言,下坪填埋场日均处理的垃圾量约占全市垃圾处理总量的26%,如果连续几天不处理垃圾,市区垃圾将无处消纳,干净美丽的城市将变成垃圾遍地的“臭城”。

深圳35年垃圾处理之路,也给职能部门带来反思和启示。姜建生指出,土地资源紧张和人口密度超高的深圳,已不能再找出大面积的垃圾填埋土地,混合垃圾填埋方式已经不适合深圳,为了打造更宜居的现代化城市环境,深圳生活垃圾处理必须借鉴与我市情况类似的发达国家经验,继续大力推行国际先进和成熟可靠的垃圾焚烧处理技术,不断提升深圳市的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水平。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