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发电产业迎来爆发年?

来源:中国能源报 2020-03-12 23:28

日前,国家发改委下发的《关于贯彻落实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若干意见,加快编制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中长期专项规划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加快组织编制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中长期专项规划。除湖北省外,各地需在3月31日前完成规划编制及报送工作,以此时间为节点,未报送的新建项目将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资金,原则上由其所在省(市、区)自行解决资金问题。

截至目前,广西、河南、江苏等近20个省(市、区),已先于《通知》要求出台相关规划。另据E20研究院分析,除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地的垃圾焚烧能力及在建项目趋于饱和,到2030年前不太可能新增过多项目外,剩余地区的规划编制工作也已提上日程。政策驱动之下,垃圾发电产业迎来爆发年。

退补不再“一刀切”

实际上,早在《通知》出台之前,多地已完成规划编制工作。再次专门强调,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意义重大”。

E20环境平台固废产业研究中心负责人潘功表示,基于垃圾发电产业的特殊性,项目收益主要由垃圾处理费、上网电价与补贴部分构成。而在过去一年,关于“退补与否”的猜测不断,引发行业担忧。从某种意义上说,《通知》正是对退补疑问的回应。

潘功表示,垃圾发电项目往往签订中长期合同,一下子取消补贴不太现实,更不利于行业发展。要求各地报送规划,一方面为了对计划入库的项目做好统计,系统筛查2030年前可能新增的项目数量、规模。在摸清底数的基础上,已列入专项规划的项目仍有希翼获得补贴。另一方面,《通知》也释放信号,各地中长期规划以外的新建项目,未来将不再享受“国补”。随着补贴取消,地方政府及企业再做项目时,投资需更理性——没了补贴,究竟能否支撑运营?

“垃圾发电产业已进入快车道,国家不可能无限制一味补贴。选择这种方式退出,既可以把有限的资金更加有效利用,也给予地方政府和企业一定缓冲时间。《通知》的出台必要且及时,就像降落伞一样平稳过渡,打消了行业对退补‘一刀切’的担忧。”潘功称。

对此,光大公用环保研究团队相关负责人也称,从《通知》来看,现有政策思路为“稳增量、保存量”。3月底完成报送后,即可确定符合要求的补贴项目总量。但同时,考虑到地区经济差异及项目建设先后性,规划及建设项目较晚的地区将面临更为突出的盈利性问题。区域差异性也应考虑在内,建议东部地区先行退出、幅度亦可较大。同时,地方政府可通过对垃圾处理费提价弥补收益缺口,依此类推。

新建项目海量释放

围绕《通知》释放的信号,有分析认为,全国在建、拟建的垃圾发电项目现已超过400个,“十三五”规划收官在即,加上退补之前的“抢装”因素,这些项目今年起将集中落地。随着产业进入“爆发期”,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元。

以公开招标项目为例,国盛证券统计显示,2018年,全国共开标87个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新增垃圾焚烧9.9万吨/日。2019年累计开标数量达到120个,总投资超过608.8亿元,全年新增处理规模13.3万吨/日,同比增加34.3%。“据此规模,到2020年,全国垃圾发电处理规模目标接近60万吨/日。相比2017年垃圾焚烧产能为29.8万吨/日,规划产能提升100%,年复合增速为26%。”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证实,2019年建成投运的垃圾焚烧处理能力约为8万吨/日,由此达到历年最高。在此基础上,去年建成投运的垃圾发电厂超过430座,行业正值发展最高峰。“根据‘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设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占无害化处理总能力的50%以上,其中东部地区达到60%以上。目前来看,2019年已全面甚至超额完成2020年的目标。在环保领域,能够提前完成国家规划的,应该仅有垃圾发电产业。”

“如果说2019年是中标大年,今年将迎投运大年。”华泰证券分析师王玮嘉进一步表示,相比之下,一线城市新增项目数量明显下降,近一半的新项目分布在四五线城市。

不过,潘功也提醒,近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建项目的进度将相应延后。“非常时期,地方政府的购买意愿、社会资本的积极性等难免受限,对新规划或预备签约项目的冲击更大,对此还需谨慎。”

海外投资渐成新趋势

有人扎堆国内项目,希翼抢在退补之前分一杯羹;也有人尝试“出海”征战,选择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随着技术体系不断完善、行业竞争日渐加剧,投资海外项目开始成为新趋势,进一步促进垃圾发电产业迎来爆发。

潘功表示,现阶段,我国基本解决了垃圾发电的刚需问题。大部分有迫切需求的地区,已建好或在建、拟建相关项目。随着补贴减少、直至退出,在经济条件欠佳的地区,短时间内也将难以完成项目建设。因此,部分企业开始拓展新的市场。

“经过30多年发展,大家的垃圾发电技术体系已经形成,不仅有技术、成本等优势,且建设周期短、运营经验丰富,在海外市场具备很强的竞争力。长远来看,发展势头良好。”潘功称。

以“一带一路”沿线为例,申港证券分析师曹旭持认为,垃圾发电将在此成为主流发展趋势。“目前,这些国家的垃圾焚烧率很低,绝大多数还处于起步或初期发展阶段。由于人口密集、土地资源紧张,垃圾产量快速提升且填埋场逐渐饱和,这些国家又有着焚烧需求。此外,部分地区电力缺口大,对可再生能源电力也有需求。”

在此背景下,多国现已出台垃圾发电的支撑政策。曹旭持先容,在“一带一路”沿线,市场大致分为两类:一是补贴政策和商业模式清晰,上网电价和垃圾处理费由政府主导,如印尼、越南等国家;二是在印度等国,政策、商业模式尚不明确,上网电价和垃圾处理费均由市场机制决定。“未来几年,海外市场将成为国内垃圾发电龙头的新角逐地,但也要看到风险,海外市场更为复杂。”

多位企业人士也坦言,由于需求巨大,海外市场已成为新的拓展方向。而考虑政策标准、法律法规及汇率、学问等差异,企业对海外投资的风控也更严格、稳健。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9中国国际循环经济展览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